第七五九章 居心叵測 詭異出手(第一更)



.org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我有一張沾沾卡 第七五九章 居心叵測 詭異出手(第一更)
(貓撲中文 www.jyhcfn.icu)    水藍星,一個個本來隨意揮灑的上古神魔,都變得謹慎了起來,他們的動作都變得無比的輕柔,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,損壞了一花一木。

    當然,并非他們愿意如此,而是現在這種情況下,他們沒有其他的選擇。

    “原始之主,唐銳有些太過分了!”月皇面對著原始之主,氣憤不已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他這樣做,讓您的顏面往哪里擱?以后那些神魔,又該如何看您。”

    原始之主看著一副氣憤不已的月皇,淡淡的道:“那,你覺得那些人,該如何的看我?”

    面對原始之主這種淡漠的態度,月皇稍微猶豫了一下,自己如實說會不會惹來禍端呢?可是,如果畏畏縮縮,根本達不到預期的效果。

    索性直截了當道:“不知道的人,還以為你怕了唐銳!”

    “那樣的話,恐怕以后在您坐下效力的人,就會減少很多。”

    在說出這句話之后,月皇就用目光小心的看著原始之主,他希望能夠看出此時原始之主的反應。

    但是,可惜的是,原始之主的神色無比的淡漠,就好似月皇的勸說,不是說的他一般。

    “少就少吧!”原始之主淡淡的道:“有異心的人,多他一個能如何?關鍵時刻,根本就沒什么用處的。”

    月皇聽了這句話,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驚駭。雖然表面上,他一直都表現的對原始之主死心塌地,忠心耿耿,但是有沒有異心,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。

    “主上,您說過眼下這種時候,正是用人之際,要是跟隨您的人少了,那對于您以后的計劃……”

    月皇沒有接著說下去,不過他心中清楚,自己準備說什么,原始之主一定是非常地明白。

    原始之主擺了擺手道:“以后的事情,以后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看著原始之主的樣子,月皇的心不自覺就提了起來,他總是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原始之主并不像他表現的相信自己。

    “主上,我這些天搜尋,水藍星好似找不到半點和上古或者太古有關的跡象,您有沒有什么發現?”

    感覺不能再探討下去的月皇,識趣的轉移話題道。

    原始之主擺手道:“時機還沒有到,自然是發現不了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原始之主淡淡的道:“寒拓羅他們死的有些冤枉,他們雖然知道了水藍星的重要,但是他們根本就不知道,那天大的機緣,出世是有時間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以為,占據了水藍星,就能夠率先一步得到那造化,真是做夢!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原始之主朝著月皇掃了一眼道:“你最好不要在這里浪費太多的時間,無暗星域的變化,已經顯示了無暗至尊脫困在即。”

    “在這大爭之世,如果掌握不了一條完整的至理,那真的是半點希望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月皇的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,他對于這句話,可謂是無比的贊同,但是贊同歸贊同,現而今的他,依舊沒有掌握一條完整的天地至理。

    他和月輪回掌握的天地至理相同,現在他如果想要掌握一條獨立的天地至理,那只有一條路可以走,就是殺了月輪回。

    但是他自己現在,卻是越來越沒有把握擊殺月輪回。

    “多謝主上,屬下一定努力。”月皇行禮之后,就帶著一絲頹然的離去。

    原始之主站在山岳之中,目視著越走越遠的月皇,突然朝著虛空道:“志大才疏。”

    這四個字,充滿了譏諷之意,很顯然原始之主對于自己的這個下屬,有些看不上。

    而那無盡的虛空中,一個身影無聲無息的浮現,他淡淡的道:“反正你也只是利用他而已,等他的價值使用完了,直接扔掉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原始之主點頭道:“要不是太古那些家伙都要出現,而我也需要一些人支撐一下場面,哪里用得著和他在這里啰嗦這么多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的目光落在了四周的山岳上,像是自語一般的道:“唯一造化,沒有人愿意放棄。”

    “唐銳這一次誅殺暗灼之主,看上去威風八面,但是實際上,他也將自己推向了絕地。”

    “畢竟,在這大爭之世,成為眾矢之的人,一般都活不長。”

    那身影點頭道:“這是他自己的選擇,怪不得別人。”

    “水藍星的機緣造化,只有等整個玄天完全復蘇之后才會出現,哎,我們還是有些算錯了!”

    原始之主沒有吭聲,很顯然,他對于自己同伴的感慨,默認了下來。

    新建的紫金之城外,唐銳坐在首座的位置,在他的四周,則是人族水藍星上的精英。

    唐銳和暗灼之主的戰斗,在場的眾人基本上都已經通過自己的方式觀看過,所以此時他們面對唐銳,一個個顯得更加的恭敬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準備一下,新的宇宙我們已經拿到,那就不要在水藍星中停留。”唐銳看著黑衣劍王等人道:“最多一個月,全部撤進新宇宙。”

    唐銳的話很平和,但是在這平和之中,卻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味道。

    黑衣劍王并沒有說話,他現在是以唐銳馬首是瞻,對唐銳的決定,自然言聽計從。

    但是同樣,也有人懷著其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唐銳大人,這水藍星還處在快速的復蘇中,經過我們城的研究發現,近幾年出生的嬰兒,潛能比十年前足足提升了兩倍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這個提升的速度還在加強,如果我們現在離開水藍星的話,很有可能會失去這種提升的機遇。”

    說話的是一個中年的神境強者,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熾烈的道:“現在那些上古神魔已經對大人產生了畏懼之意,我覺得我們現在留下來,沒有任何的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各位,如此好的機緣,莫非你們真的準備錯過嗎?”

    本來安靜無比的大殿,陷入了議論之中,對于水藍星的變化,在場的眾人自然感受的到。

    所以唐銳以前雖然下了命令,依舊有不少人選擇留下,不愿意離去。

    蔚藍之城的事情,讓他們感到了恐怖,但是唐銳斬殺了那暗灼之主的情形,又讓他們生出了希望。

    聽著這些議論,唐銳的眉頭輕輕的一皺。此時的唐銳,心中可謂是非常的不喜。

    他冷冷的看著那說話的男子道:“我剛剛不是和你商議,我的決定,就是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覺得不能執行我的決定,那么你可以留下,從此之后,你生死由命。”

    正看到自己的提議被越來越多人認可的中年男子,怎么也沒有想到唐銳竟然說出了如此決絕的話。他的眼眸中,第一時間閃過的是憤怒,可是瞬間這憤怒隨即就被恐懼所代替。

    他雖然覺得自己修為可以,但是和那些上古神魔比起來,他簡直就是一個螻蟻,沒有唐銳的庇護,他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唐銳沒有再理會那中年神境,他的目光落在了黑衣劍王的身上道:“劍王,這件事情,你多操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黑衣劍王冷冷的朝著那中年神境掃了一眼,而后朝著唐銳道:“這件事情交給我,唐銳你盡管放心就是了!”

    唐銳點了點頭,而后就接著道:“我對水藍星的庇護,在一個月之后失效,如果誰還想留在水藍星,那他就只能生死由命了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唐銳就瞬間離開了那大殿。

    沒有離開水藍星的唐銳,踏步去了東岳神山,站在東岳神山的巔峰,唐銳的心頭開始涌現出無數的念頭,一時間,當年的一切,好似都涌現在了心頭。

    就在唐銳心中念頭涌動的時候,他突然感到自己的精神力,一下子減弱了很多。

    這種減弱,讓唐銳吃了一驚。

    雖然剛剛施展了一劍毀混元沒有多久,但是自己的精神,不應該出現這種問題。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凝重的唐銳,快速的推算了起來。

    可是,他并沒有推算出任何的不適之處。

    就在唐銳快速的將自己的精神補齊的時候,突然就聽到一個聲音在虛空之中回蕩。

    “十日之后,唐銳身死!”

    這身影無比的詭異,好像是由天地法則所發出,在聽到這聲音的剎那,唐銳就覺得自己的心神一顫。

    如果說剛剛的情況,他還懷疑是不是剛剛出手過度的話,那么現在,唐銳幾乎可以確定,有人在對付自己。

    而且還是用一種自己不知道的手段,偷偷的對付自己。

    對于明面上的搏殺,唐銳基本上沒有太多的畏懼,可是現在這種情況,卻讓唐銳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是誰突然對自己出手?

    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,唐銳朝著四方看去,他的神目瞬間,就劃破了無數的虛空。

    只要是被他雙眸所看到的神魔,幾乎一個個都瞬間低下了頭。這些上古神魔都知道此時唐銳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,他們可不想現在這種時候,惹唐銳出手。

    所以這些上古神魔,一個個都將自己最為恭順的一面表現了出來,但是實際上,他們的心中,卻充滿了歡喜。

    終于有人對唐銳出手了,而且一出手,還是殺招。

    唐銳在他們心中,那就是一個該殺之人,因為這個人表現的,實在是太過強橫霸道。

    也就是一個剎那,唐銳就將目光看遍了整個水藍星,可是他沒有任何的發現,可就在他準備收回目光的時候,一股難受的感覺,再次襲擊了他的心頭。
貓撲中文 www.jyhcfn.icu
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上一頁 | 我有一張沾沾卡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我有一張沾沾卡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我有一張沾沾卡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我有一張沾沾卡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六码阶梯倍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