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2章 地龍翻身了



.org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榮華路之我不為刀俎 第372章 地龍翻身了
(貓撲中文 www.jyhcfn.icu)    蕭銑在前面走得飛快,隨從們追了好長一段路程,也沒有追上,急得在后面大喊:“陛下,等等我們,你這是要去哪呀?”

    “朕餓了,要去峒寨里面找點吃的。”蕭銑頭也不回地說,反而跑得更快了,如風一般地到了半山腰。

    那苗民向導知道壞了,如果蕭銑隨意闖進寨子里面,會有**煩的。一年前,大批苗民對“后梁”并不是很看好,被強遷到這里,白手起家。原來的良田沒有了,成了官府的官田,還要向官府教租稅。

    山下的苗民向往和平,不希望卷入戰爭,對外來者素來是很警惕的,別說給吃的,搞不好連性命都會丟了。向導從小路穿插過去,終于追上了蕭銑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向導氣喘吁吁地說。

    “何事這么緊張?”蕭銑回頭一看,一腳踏空,一骨碌從“百步坎”滾下了下去,一頭撞向路邊的一棵樹丫上,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皇上出事了——”向導對著山上叫道,然后飛奔到了蕭銑撲倒的地方。向導一靠近蕭銑,背著蕭銑到了一處涼亭里,將他平放在涼亭的長凳上,正想察看他的傷勢。

    突然間電閃雷鳴,狂風大作,隨后大雨傾盆,山間起大霧了,能見度不到五米,俄而地下發出一陣陣巨響,整座山開始抖動起來。

    “地龍翻身了……”向導嘴里冒出來一句。再看,嘩啦嘩啦地石頭伴著泥漿,朝涼亭這邊沖了過來,因為涼亭周圍的大樹擋著,大石頭沒有砸倒涼亭,只是零零星星地滾落一些小石子,泥水不斷地流向涼亭的地上。

    其實這不是什么地龍翻身,而是此地發生了小規模的地震,加上暴雨,導致山崩地裂,泥石流。那十來個隨從正在石級上奔跑,自然躲閃不過,被泥漿全部給困在了山上,任憑如何他們呼救,都無濟于事的。荒郊野嶺,誰會來救他們啊?

    強烈的震感把蕭銑給震醒了,他緩緩睜開眼睛一看,站在他跟前的是一張“陌生”的面孔,乃大驚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陛下,我是向導羅川啊。”苗民回答。

    “羅川?”蕭銑揉了揉嗡嗡作響的腦袋。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羅川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我這是在哪啊?”蕭銑好像腦子有問題了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——”蕭銑掙扎著坐了起來,正想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別動。”羅川看到了蕭銑的一條腿在流血不止。

    劈拉——

    一聲巨響,涼亭不遠處的一個古樹轟然倒塌,不偏不倚地往涼亭頂上砸了過來。

    羅川丟下手里的柴刀,背著蕭銑就沖出了涼亭。說來也奇怪,那大樹的樹干靠在涼亭的邊上,居然被三四條碗口粗的藤蔓給掛住了,沒有再往下倒。

    “老天保佑啊——”蕭銑在羅川的背上戰戰兢兢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羅川放下了蕭銑,跑到涼亭里撿起了柴刀,而后再次背起蕭銑,一步一步地往山下走去。大雨還在下,每挪動一步,泥濘不堪。

    蕭銑比羅川要高大得多,老讓他背著走,不忍心:“羅兄弟,我自己可以走的,放我下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你的腿受傷了。”羅川將蕭銑放在下來,踹了一口氣,“陛下,你等一下,我給你弄一根拐杖。”

    “呃。”蕭銑倚在一棵小樹上。很快羅川就砍倒了一根山毛櫸,去皮,削得光溜溜的,做成了拐杖,遞給了蕭銑。

    接過拐杖,蕭銑試著走了兩步,感覺自己的大腿骨骨折了,不由“啊呦——”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走不了了。”蕭銑面露難色。

    “陛下,別逞強了。”羅川只好蹲下身子,再次讓蕭銑趴在了自己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為啥總是叫我陛下?”蕭銑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梁國的皇帝,當然就是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個賣書為生的……”蕭銑隱隱約約記起了少年時候賣書的場景。

    “哦。可是你的隨從都叫你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帶了隨從?他們在哪?”蕭銑四處看了看,并沒有看到別的人。

    羅川知道這一場突然爆發的“地龍翻身”,很可能已經把十幾個隨從全部“吞沒”了,生死難料,蕭銑命大,否則也一樣的下場。

    “我還當過幾年羅川縣令……羅川,聽說沒有?包羅萬象的羅,川流不息的川。”蕭銑突然說道,“但后面的我想不起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起來,就別想了。我知道你是大梁國的皇上就行。”羅川笑道,“不過你說的事情太巧了,羅川縣竟然和我名字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隋煬帝楊廣是我的姑父,他已經死在了江都……”

    或許失血過多,蕭銑說著說著,聲音越來越小,幾乎聽不見了。羅川背著蕭銑,自覺他的身體越來越重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后,雨終于停了,一道彩虹掛在了天際。才不到八里的山路,羅川背著蕭銑卻走了足足一個時辰。

    到了山腳下,羅川不由一怔,那些等待著收割的稻田一半以上都被泥沙和土石給覆蓋了,今年全峒寨的父老鄉親又要忍饑挨餓,吃野菜、糟糠度日了。羅川種的田就在水溪邊,全部報廢,顆粒無收,可他還想著別人有沒有飯吃,瞎操心。

    羅川將暈厥過去的蕭銑放在了路邊,長吁短嘆的:唉,我的田,我的田,都沒有了……

    “羅川兄弟,你在嘆什么氣啊。”恰好一蕭姓的苗人光棍漢背著柴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四狗子,過來幫幫我……”羅川指了指在路旁的蕭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隨便帶人進我們寨子里來呀?”死狗子看到蕭銑一副漢人的裝扮,身上還刮著佩劍與香囊,很是憤怒。

    “這位兄弟他……”羅川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難道你忘了那些漢人是怎么對待我們的嗎?”四狗子將柴一丟,抽出來柴刀,上前就要砍殺昏迷不醒的蕭銑。

    “四狗子,給我住手——”羅川一躍而起,抓住了四狗子就要落下的柴刀。

    “讓我殺了他——”四狗子咆哮著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殺他啊。”羅川叫道,“這幾百畝良田,都是這人下令讓軍隊和我們一起開墾的。他是梁國的皇帝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他是皇帝?不可能吧?”四狗一聽,嚇得手中的柴刀掉在了地上,因為方才自己的魯莽差一點就釀成大禍了。

    “你這死狗子,你一刀下去,我們全村人都得跟著完蛋!”羅川斥責四狗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為什么不早說啊?”死狗子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我有機會說嗎?你那火爆脾氣。”羅川戳了戳四狗的鼻梁骨,“以后做事動動腦子,不要動不動就喊打喊殺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,知道了。”四狗子忙跑過去把蕭銑扶起。

    羅川還在想著山上的那些隨從還沒有下來:“四狗子,這皇上就交給你了,我還得叫人上山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,羅川進了寨子,組織了四五十人,再次上了觀音洞那里,去尋找滯留在那里的蕭銑隨從……

    四狗子將蕭銑抱入家中,放在鋪著稻草的睡鋪上,而后找了些草藥,趕緊給蕭銑止住了血,接好了腿骨。

    四狗子再看昏迷不醒的蕭銑,知道是失血過多導致暈厥,可苦于家中貧寒無米下鍋。唯一留有半碗甜酒,本備與大年初一招呼客人之用,可眼前救命重要,來不急細想,他就把半碗甜酒先煮了起來,可又想到這點甜酒怎能讓蕭銑吃飽。

    蕭四狗想起還有一個金瓜留在炕上,忙到炕上取下金瓜,去皮剁碎放入甜酒里煮熟,端與喂之蕭銑,蕭銑因此得以活命。靜養了幾天之后,蕭銑精神飽滿,體力得到恢復,忙問恩人姓名。

    “叫我四狗子就行了。”四狗子樂呵呵的,尋思道,今日救了我救了這落魄的皇帝,日后他必有重謝的。

    四狗子牽來家里唯一的大水牛,讓蕭銑騎著回了駐地。蕭銑回城后酒肉無味,唯一思念曾經在卡田吃過的金瓜甜酒。

    一日,蕭銑下令后廚師按當日在卡田所吃的甜酒做之。可吃到嘴里,沒了當日的香甜,怪廚師沒有手藝,即把廚師拖入大堂大打二十大板。

    第二天又叫來一名廚師再做,還是做不來當日的味道,廚師又被暴打。這時謀士想到了一個辦法,派手下來卡田請回當日做金瓜甜酒的蕭四狗。

    蕭四狗來到縣衙,蕭銑得知恩人到來,忙起身迎接,禮過之后蕭四狗下廚開始做起了金瓜甜酒。

    蕭銑陪旁觀看,蕭四狗邊做邊對蕭銑說,有一事所求,但愿皇上免罪。

    蕭銑答曰:“恩公只管說來,不管何事,一律免罪。”

    蕭四狗微笑說道:陛下,你錯打了二名廚師,其實他們做的比我做的味道更好,只是你沒有明白一個道理。

    蕭銑問道:什么道理?恩公,說來聽聽。

    蕭四狗對蕭銑說:你如果想吃到又香又甜的金瓜甜酒,先餓三天再吃甜酒。你才會感覺到當日甜酒的美味。

    蕭銑乃大悟“肚餓飯更香”的道理,獎賞了十兩銀子、一個侍女給蕭四狗,不舍而別。

    蕭四狗騎著水牛,帶著媳婦,回到卡田,把做金瓜甜酒的配方告之族人,一代一代傳承下來。而羅川也因為救蕭銑有功,被蕭銑直接派人接到了駐地,給了一個校尉的武職,跟隨蕭銑一塊打江山去了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貓撲中文 www.jyhcfn.icu
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上一頁 | 榮華路之我不為刀俎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榮華路之我不為刀俎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榮華路之我不為刀俎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榮華路之我不為刀俎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六码阶梯倍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