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三節 后知后覺



.org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庸人安好 第一百八十三節 后知后覺
(貓撲中文 www.jyhcfn.icu)    庸人安好正文卷第一百八十三節后知后覺對于自己無知的荒唐,我想,母親的離世,便已經是老天對我的懲罰了,這種后知后覺所帶來的痛悟,在我此書的開篇至此,無需過多再去描述,想來大家也懂。

    曹燦燦在琴嬸兒去世之后選擇了自我封閉,她是因為琴嬸兒離開的太過于突然,她與其媽媽之間并沒有誤會和嫌隙,但我不同。我雖然也是自閉了一段日子,但卻一直在回憶中游離著,我會假設,如果當時我怎樣做,是不是結果不是今天這般?

    我那段時間的學上的,基本一個學期能有一半兒時間在學校,成績自然也不用問。學校勸我留級一年,曹歌商量我,但我態度還是很堅決,不留級。對此,曹歌也表示很無奈。其實我選擇不留級,其實是想早一點兒換個環境。那年曹燦燦中考,我初一。梅園一中沒有高中部,所以,中考便意味著能夠離開那兒去新的地方。盡管,以我的成績,基本上也考不上什么好學校,不過,無所謂了。

    闞濤一直試著安慰我,但我看得出來,這種母親離世的事兒,讓他很難開口。這個換位思考也很好理解,換做是我,我也是不知道該說點兒什么。好在,輿論的風兒,也算是徹底的剎住了車,我不知道是這到了時間,還是因為母親的故去。總之,無論是哪個,也算是斷了我一塊心病。但是,我偶爾還是會想,倘若真是因為母親而堵住了悠悠眾人之口,那未免,這場風波,太值錢也太過于沉重了。

    曹燦燦問了闞濤,以后想考哪個高中,闞濤告訴她,應該是六中吧。就這樣,曹燦燦便將目標定在了那兒。

    家里也在慢慢調整著,只不過,對于曹家僅剩的那么兩個人來說,這幾年的浩劫,也需要個幾年去平緩心緒了。

    曹燦燦在那年夏天如愿以償地考上了六中,但是,她卻在寄讀和走讀之間,選擇了前者。這個選擇,似乎就意味著,從高中開始,曹燦燦便已經做好了與曹家分離的打算。曹歌和吳媽不停地勸,不停地勸,后來發展到薛浩和崔禹也來勸,卻沒有用。

    每次大家勸她走讀的時候,父親都是坐在一旁默不作聲,也許,他知道,這個女兒做出的這種選擇不是為了離開曹家,而是離開他,畢竟自己有錯,即便張口留下她,又能彌補什么?又能留多久?所以,臨近開學前,父親在餐桌上,淡淡地說了一句:“寄讀,就寄讀吧。”

    曹燦燦在自己的臥室里收拾住宿用的日常用品時,我進了她屋子,她抬頭看看我:“來告別?”

    我笑笑:“你又不是不回來了。”她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“你就這么著急?”我的話沒有說全,但我知道她明白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回答我話的時候,正巧,她在往包里裝書本,我見她拿起了琴嬸兒的那本日記塞了進去,然后問我:“曹沐夕,如果是你,你怎么選擇?”

    我迎向她的目光,滿眼的決絕和離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回了一個嗯,這個嗯,可能是懂了,明白了,知道了,理解了,而實際上,是我不知道我該怎么選。

    她一笑,笑得很陽光的那種:“交給你個任務!”

    “任務?”

    “幫我看著闞濤哈,可別讓他被別的小女生給搶走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我盡量吧,這,也不在我控制范圍之內啊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盡量就行,有什么事兒你及時向我匯報哈!”她收緊了包,放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匯報?我都見不著你,怎么匯報?”

    “你傻呀!哈哈~曹沐夕,我發現你可真夠可以的,不忙時候,我周六周日還得回來啊!我還有寒暑假啊!總不能學校都放假了,我在那兒看大門兒吧!”我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笑完之后她忽然淡淡地低頭來了一句:“我還得回來看看我媽媽呢。”這一句,瞬間讓剛才的輕松陷入了沉重當中,還帶著許多的凄婉和悲涼。臨出門時,曹燦燦給了我一摞她初中的學習筆記:“你知道我為什么努力學習嗎?”

    我接過那一摞本子,木訥地抬起了頭一臉茫然。

    “因為我長得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哈哈地笑了起來。“逗你的。我的課堂筆記,你留著看吧。其實,我學習,小時候,是為了給我媽爭光,帶出去到哪里都會被夸,我就發現我媽媽很開心。現在我學習,是為了離開這里。以后...以后再說以后的吧。“她說得挺輕松的,但我聽的,卻是眼淚在眼圈打轉兒的心酸。

    離開家的曹燦燦,也不知道在學校里過的如何。曹歌和吳媽每天翻看著日歷盼著周末,掰著手指頭算日子。那時候我看曹歌,就感覺她都快成了五六十歲的老太婆了。父親雖然不說話,但看得出來,他是在心里盼。

    那年的九月末,有一天,薛浩和崔禹來了,兩個人一前一后神秘兮兮的。曹歌剛洗漱完從樓上下來,結果,薛浩一把便將崔禹推到了曹歌面前,嚇了她一跳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一大早的,你們倆在這兒?”曹歌邊下樓邊好奇地問。結果,崔禹突然從身后拿出一束花并向曹歌求了婚。他說了什么我記得并不是很清楚了,但是,大概的意思便是:“你之前的種種不幸,交給我給你彌補回來。”

    曹歌愣了很久,吳媽在一旁一直拍曹歌:“接過來呀!接呀!”就連父親,也是坐在沙發上笑著抽著煙:“收了吧曹歌。”

    崔禹見曹歌遲遲不動,便有點兒慌了。他回頭看了看站在身后的薛浩,這薛浩會意了之后,緊忙說:“曹歌,崔禹雖然不怎么地,你就將就將就得了,也算挽救一個大齡剩男!不然,你倆這上歲數了的,我還得跑養老院看你倆,我可沒那閑工夫。”

    后來就是,曹歌接受了。

    這曹燦燦聽給她送東西去的趙伯伯說了這事兒,那個星期的周五晚上便急匆匆地回來了,一進門就哼著歌:“哎呀,我可聽說了哈,這房子里,可是有人要出嫁了哈!是誰呀?”

    曹歌坐在沙發上回頭看看,抿著嘴在那笑。曹燦燦走到吳媽身邊:“吳媽,是不是您呀?”

    “去,這傻孩子,胡說八道嘛不是!你吳媽都你奶奶輩兒的了,這傻丫頭。”吳媽邊笑邊追打著曹燦燦。她又來到我邊上:“那是不是這個小美女呀!”

    先定個小目標,比如1秒記住:書客居
貓撲中文 www.jyhcfn.icu
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上一頁 | 庸人安好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庸人安好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庸人安好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庸人安好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六码阶梯倍投